當前位置: 新聞動態 > 焦點評論 >

評級變革消弭風險實現全球信用資源再平衡

發布時間:2018-07-17 16:48:51 點擊: 字號:【
  十一年前的7月10日,標準普爾給次級抵押貸款債券降級,拉開了美國住房貸款公司和投行房地產次貸產品崩盤的序幕。在這場瘋狂的泡沫破滅慘劇中,美聯儲上調利率導致按揭貸款風險迅速聚集,還款成本和壓力陡增,住房需求的減少引發房價回落,次級貸款不良涌現,為了挽救大量破產的房貸公司和投行,遏制金融市場受此波動,全球范圍的超大規模救市開始了,但在短暫的平穩態勢過后,從美國席卷至整個世界的金融海嘯還是沖破了以美國為首的多國央行聯合構筑的脆弱堤壩。AIG玩脫,雷曼兄弟破產,美股創歷史最大跌幅記錄,一場“大蕭條”以來近百年未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徹底爆發。

  錯誤評級醞釀潛在風險

  十年來人們不斷反思,究其原因,有金融機構過度逐利的原因,有金融監管不力的原因,有對金融風險評估不嚴謹的原因,但正如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董事長關建中指出的,西方評級機構沒有承擔起應有的風險揭示責任才是其中的根本性原因之一。

  金融危機歸根到底是信用危機,以美國三大評級機構為代表西方評級機構罔顧信用風險的不斷聚集,對產能和流動性過剩潛藏的危機視而不見,為了吸引國際資本流入美國,維系美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始終用背離事實的高評級塑造著美國永不隕落的資本天堂的神話。

  即便是在金融危機逐漸退潮的時候,西方評級機構也沒有深刻反思自身的謬誤,單純地將其理解為金融領域的債務風險,在意識形態化的宗旨驅動下,依然傳遞著錯誤的評級信息,繼續維護著西方國家的利益,在后金融危機時代不斷攫取信用資源,延續了全球信用資源的不斷錯配,嚴重影響了世界經濟復蘇的步伐。

  改革國際評級體系迫在眉睫

  這場災難性的信用危機反映出的全球信用關系的巨大撕裂,美國三大評級機構作為傳統的龐大的西方評級體系中的風向標,為人類社會充分展示了錯誤評級對經濟健康平穩發展的傷害程度,三大評級機構折射出的扭曲的評級標準,背后是服務美國利益的缺乏獨立性的追求,為了維系美國的債務經濟模式高速運轉,政府監管責任履行不力,給了西方評級思想支持下和西方評級體系庇護下的評級機構以超級權力,依靠一家獨大的國際評級話語權不斷將債權國家信用低估,從而將其債權資產輸送給債務國家,導致了世界經濟發展的失衡。

  在深刻意識到不可能依靠改造現存國際評級體系使其承擔相應的評級責任之后,大公毅然提出創建新型國際評級體系的倡議,通過創立世界信用評級集團,構建新型的國家評級標準,推動國際評級體系改革,以雙評級制度對國際評級體系的模式予以創新,展現出新興國際評級機構公正、客觀、專業的評級智慧與擔當。

  作為成長迅速的新興經濟體,中國飽受不公正評級之苦,而隨著綜合國力的不斷增強,中國的大國地位逐步顯現,中國有能力也有責任加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的歷史重任之中。2008年金融危機給中國政府、金融機構和民族評級機構上了一堂生動的教學課,同時親歷危機也讓中國切身感受到公正的評級制度和國際評級話語權與穩健的經濟政策、科學的風險防控模式一樣在全球性信用危機從醞釀到爆發過程中起到的作用同樣至關重要。

  在深刻到西方評級體系的弊端之后,國際社會形成了質疑權威、呼喚公正的普遍共識。大公所提出的改革國際評級體系的倡議得到廣泛呼應,人們意識到要改變一個根深蒂固的主權體制下的權威制度并不現實,開辟創新道路才是切實可行的正途。

  打通全球信用資本流動的健康管道

  金融危機十年,慘痛的歷史教訓為今天的經濟治理和金融運作的規則制定者展示出大量的錯誤選項,以開放心態擁抱經濟全球化、完善金融監管制度、嚴謹評估金融風險,這些都是在深入剖析金融危機本質的基礎上得出的結論。特別對于國際地位日益提高的中國而言,一方面需要不斷強化對國際金融市場和貨幣金融專業領域的認知,同時也要進一步認識到依靠公正、科學、符合時代特征的信用評級維護金融秩序的重要意義,評級理念和評級技術的不斷創新將催動現存國際評級體系長期以來牢不可破的價值觀念發生變革,并以此塑造全球信用資源的再平衡。

  公正評級促成符合經濟發展客觀規律的信用資本流動,只有在平等、互利、包容、尊重的基礎之上,才有助于世界經濟治理體系的重塑,尋找到全新的充滿活力的動能和增長點。信用評級以其經濟發展逆周期的力量為這一人類經濟社會發展共識保駕護航,無論是打破西方錯誤評級思想的觀念壁壘和國際評級話語權的長期壟斷,還是在信用關系高度互聯網化和社會化的時代融合前沿數字技術創新引領評級模式的變革,彌補傳統評級效率低下、缺乏科學性的諸多不足,評級機構的自我超越和創新將是這個大變革時代的發展主題之一。

  國際知名投資大亨羅杰斯曾經預言,金融危機的前兆已現,隨著人才、產能和國際資本在全球主要市場不斷聚集和發酵,在推高經濟增速和市場活力的同時也醞釀了難以估量的資產泡沫和金融風險,落后產能和流動性過剩問題積重難返,一旦突發情況,發生大規模的資本轉移,風險就將不可遏制地爆發。

  貿易摩擦、地緣政治、宗教紛爭、民族矛盾、恐怖主義等問題在近年來有重新抬頭的趨勢,新一輪信用危機爆發的導火索或許就潛藏于其中。不公正的評級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利益集團對于具有市場潛力的新興經濟體崛起的恐慌,從而錯誤判斷了世界經濟格局的發展演變。作為有擔當的大國,中國倡導的包容式共同增長的經濟成長模式正在力圖緩解國際競爭矛盾導致的兩極分化,規避全球化風險。同樣的,大公肩負民族復興賦予的評級責任,旨在通過創新將中國人的評級智慧貢獻給世界。無論對于中國還是大公,這條道路的方向是正確的,也是充滿荊棘的,惟有堅守初心、矢志不渝地走下去,才能突破金融危機帶給世界的陰霾,開辟人類社會發展的新天地。(文/佟岳)

河南22选5官方唯一 销售是最赚钱的职业吗 开找工作的中介赚钱呢 动漫周边在淘宝卖的赚钱吗 大话西游手游前期忘忧花赚钱吗 一点号能赚钱吗 豆豆河北麻将下载 想买一辆轿运车赚钱吗 约单赚钱能提现吗 手机捕鱼大师下载 恶搞公众号靠什么赚钱 王牌彩票首页 社会上的人是如何赚钱的 网上玩游戏赚钱违法吗 麻将上分模式 钟灵石合成能赚钱吗 微信记步数赚钱